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特朗普对叙利亚动武,全球金融大动荡!黄金暴涨,旧恨新仇……
本文来源于:创业商机汇 作者:暴哥 0 投资 金融

据外媒报道,美国已向叙利亚发射60枚战斧导弹,瞄准机库和飞机。作为对化武事件的回应。第一事件还原特朗普突然下令打击叙利亚政府军,是因为不久前,叙利亚反对派指责阿萨德政权采用生化武器进行空袭!据新华社报道,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南部一个小镇4日遭战机空袭,叙反对派指责叙政府军在空袭中使用化学武器。截至5日,包括叙反对派和医疗机构在内的多个消息源指出,至少100人在这次事件中死亡,另有数百人受伤。目前叙利亚军方对使用化学武器的指控予以否认。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谴责巴沙尔政府的行为“令人发指”,称对无辜民众使用化学武器已经越过他的“红线“。特朗普表示,这次事件改变了他对叙利亚和巴沙尔政府的看法。叙利亚无视联合国安理会的警告!第二局势复杂尽管叙利亚政府已经出面否认生化武器的指控,但从特朗普的反应来看,根本就不相信巴沙尔的说辞。联想到之前小布什曾经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指责萨达姆保有大量生化武器,从而开开战。暴哥以为不排除特朗普会针对叙利亚采用更大规模的军事打击活动。不过伊莱克和叙利亚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因为在叙利亚,俄罗斯和伊朗是重要的玩家和军事存在。尤其对于俄罗斯来说,叙利亚是打开西方制裁,重新恢复大国荣耀的重要抓手。美俄关系逆转?正式因为俄罗斯和伊朗联合起来支持巴沙政权,才有巴沙尔长期不倒台的情况。原本在阿勒颇被政府军收复之后,事态已经朝着有利于政府、俄罗斯和伊朗的局势发展,但美国如果再度强力借入那么未来很可能叙利亚的局势会出现重大变化。在场内叙利亚各派武装斗争加剧,场外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很可能也会快速逆转!普京和特朗普原本惺惺相惜的关系很可能也会因为这件事产生重大转折。土耳其至关重要!另外,另外一个玩家土耳其的态度也至关重要。传统上,土耳其和美国一样是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的,也是因为从种族来说,土耳其对库尔德人向来是十分不满。而阿萨德政权一直容忍库尔德武装,甚至有意的纵容其发展!对于想着复兴奥斯曼帝国,不允许国内分裂的埃尔多安来说完全不能容忍!这是为什么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被刺杀的时候喊得是叙利亚阿勒颇。我们知道土耳其目前已经倒向了俄罗斯,且和欧盟以及北约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但是如果这件事继续发酵,显然土耳其是美国、欧盟以及俄罗斯伊朗两方面共同拉拢的对象。土耳其届时可能左右逢源,他怎么选至关重要!中国可能从中斡旋!在叙利亚问题上,以俄罗斯、伊朗为一方,美国、欧盟为另一方,双方的利益几乎无法调和。那么此时只有中国有足够的影响力站出来对此时进行斡旋。我国也可以通过这件事进一步提高在全球、中东的影响力,并进一步作为和美国、俄罗斯谈判的筹码!第三影响对于政局的影响刚才都说了,对于市场的影响如下:避险情绪升温的作用下,最佳选择当然是黄金!暴哥此前说过,美元加息还剩两次,很可能会在9月和11月,那么接下来的几个月是美元空窗期,黄金有底部支撑。而战争对黄金的短期走势是会有明显提振的!不过黄金究竟能走到多高还要看事态的发展,1280左右是比较关键的,一旦突破1300很有可能也在短期突破,目前可以适度的加仓!

黄金短期走势暴哥此前说过,如果中东有战事发生,那么供需关系将被撇在脑后,原油价格将出现大幅度的上涨,突破60美元一桶并不是不可能!

原油走势对于股市来说,显然军工股将成为短期的热点。而且从特朗普扩大军费的政策来看,军工作为一条主线很可能将成为接下来几年的热点。除了军工以外,全球股市很可能会出现剧烈波动,下跌将是大概率事件,所以近期还是以轻仓躲避风险为宜!受美国重启战争的影响,香港股市率先跳水,截止笔者发稿时下跌接近1%;上证指数在飘红了一会儿之后,目前也在微跌状态。

标普500指数期货短线下跌0.6%。

美元指数也大跳水:

第四解局在叙利亚问题上各方的利益是不可调和的,只有从反恐的角度出发缓和矛盾!俄罗斯、英国等地都刚刚发生恐怖袭击,美国也有长期打击IS等极端伊斯兰武装的倾向!所以,令各方坐在谈判上的共同话题或者说突破口很可能是共同反恐!至于最后叙利亚如何解决,暴哥的判断很可能是无疾而终,只能做缓和!最终还是要看各方在叙利亚战场内的武装角力!【推荐】旧恨:冷战时期叙利亚联苏反美中东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一向被西方国家称为“生命线”,而叙利亚处于中东的心脏地带,战略地位不言而喻。二战结束后,美、苏、英都看准了这块肥肉而欲吞之,相互争夺叙利亚。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艾森豪威尔政府在中东推行“巴格达条约”,以期形成反对苏联的军事包围圈。叙利亚对“巴格达条约”坚决反对,美国便以军事作威胁,叙利亚国内民众示威游行反美。1956年3月叙利亚、埃及和沙特三国首脑发表了不参加任何国家组织的军事联盟的声明。声明还强调,三国首脑“决心保障阿拉伯世界(指阿拉伯联盟,编者注)不受冷战的毒害,要使阿拉伯世界置于冷战的各种潮流之外,并且对国际冲突采取一种不偏不倚的政策”,巴格达条约组织“是为牺牲阿拉伯国家利益和愿望、并且破坏阿拉伯国家团结而服务的”。美英的威胁、恐吓,反而促使叙利亚投入苏联的怀抱。1963年,叙利亚阿拉伯复兴社会党通过军事政变上台执政,和苏联签署合作协定,从而在美国精心构筑的中东防线上打开了一个巨大缺口,被称为“苏联在冷战期间的得意之笔”。在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前,苏联向埃及和叙利亚提供的总计54亿美元的军援中,叙利亚占一多半,为35亿美元,同时在叙的苏联军事顾问多达3,500人,为叙顶住以色列的反攻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双方于1980年签署并生效了具有同盟性质的《苏叙友好合作条约》。在中东问题上,美国政府在冷战时期的战略基点就是“西促和谈”。1978年,在美国总统卡特的主持下,埃及和以色列签订《大卫营协定》,埃以实现了和平共处。在埃及与以色列单独靖和之后,叙利亚成为对抗以色列最重要的前线国家,同时也是美国推行其中东和平路线的“绊脚石”。叙美在中东问题上的主要分歧之一是恐怖主义问题。叙利亚始终认为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哈马斯等组织是反对以色列占领的合法抵抗组织,并始终坚持“任何袭击以色列目标的活动都是合法的”,“任何人在被占领土之外实施、策划恐怖行动都将被绳之以法。”英美则长期以来认为叙利亚支持恐怖主义活动。 自1979年起,美国每年都公布恐怖主义国家“黑名单”,叙利亚每年均“榜上有名”。1986年,在英国指责叙参与恐怖活动并与其断交后,美国对叙实施严厉制裁;1988年洛克比空难后,美英两国把叙列为主要嫌疑对象;1990年老布什政府认定,叙违禁生产和运输麻醉品。新仇:伊拉克战争爆发后,叙美关系急剧恶化2000年6月10日,阿萨德总统去世,阿萨德的次子巴沙尔子承父业,掌管叙利亚大权。而美国方面,2001年1月小布什入主白宫。此后不久美国权威媒体发表题为《布什政府的官员们宣告克林顿中东计划的死亡》的文章。文章引述新任国家安全顾问赖斯的话说,“我们不应该认为美国介入(中东事务)是为了介入而介入。”同时,国务卿鲍威尔也认为“美国的立场是协助而非坚持要求”。与此同时,小布什政府加强对伊拉克的制裁。“九一一”事件后,小布什宣布发动全球反恐战争,并对伊拉克反动战争。叙利亚坚决反对美国以反恐为由对伊拉克发动战争,2002年底至2003 年初,叙利亚多次重申反战立场,认为美国政府无权进攻伊拉克,并称美国政府对以色列的支持在进一步激起阿拉伯民众的愤怒情绪。叙利亚副总统谴责说,美国政府对以色列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视而不见,却以伊拉克所谓武器计划为由威胁对其发动战争。2003年3月1日,在埃及召开的阿盟首脑会议上,巴沙尔呼吁阿拉伯国家不要在可能发生的伊拉克战争中向美国政府提供任何帮助和便利。这使美国极为恼火。

叙利亚如此高调反战,除了担忧失去一大安全盟友和经济伙伴之外,还有一层更为重要的原因,即对美国“倒萨”后将很可能扶植一个亲美的伊拉克政权的战略意图忧心忡忡。因为这样一来,叙利亚将面临北部土耳其、南部以色列和东部伊拉克的三面美国势力夹击的被动局面。再者,叙利亚对自身成为美国下一个军事打击目标的可能性也不无忧虑。伊拉克战争后,美指责叙隐藏萨达姆政权的前领导人,驻伊美军越界追捕伊要犯而引发了美叙两军的冲突,更加深双方的对立情绪。另一方面,叙在阿以和谈问题上态度强硬,旗帜鲜明地反对美国偏袒以色列。美国则不断指责叙利亚支持黎巴嫩的“真主党”和巴勒斯坦的“哈马斯”、“杰哈德”等“恐怖”组织,纵容他们的“恐怖主义”活动,破坏巴以和平进程。巴勒斯坦的一些主要激进组织,如“哈马斯”、“杰哈德”、“人阵”、“民阵”等都将总部或办事处设在大马士革。美国官员还声称叙利亚是真正的“无赖国家”,一段时间内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叙利亚已被美国锁定为下一个打击目标。在叙利亚政府多方努力下,以及在有关方面的斡旋下,2003年5月初鲍威尔访问叙利亚后,双方紧张关系有所缓解。同时,虽然美国官方多次声称将制裁并惩罚叙利亚,但美国政府在10月之前并未做出最后决定。伊拉克战争后,美指责叙隐藏萨达姆政权的前领导人,驻伊美军越界追捕伊要犯而引发了美叙两军的冲突,更加深双方的对立情绪。另一方面,叙在阿以和谈问题上态度强硬,旗帜鲜明地反对美国偏袒以色列。美国则不断指责叙利亚支持黎巴嫩的“真主党”和巴勒斯坦的“哈马斯”、“杰哈德”等“恐怖”组织,纵容他们的“恐怖主义”活动,破坏巴以和平进程。巴勒斯坦的一些主要激进组织,如“哈马斯”、“杰哈德”、“人阵”、“民阵”等都将总部或办事处设在大马士革。美国官员还声称叙利亚是真正的“无赖国家”,一段时间内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叙利亚已被美国锁定为下一个打击目标。在叙利亚政府多方努力下,以及在有关方面的斡旋下,2003年5月初鲍威尔访问叙利亚后,双方紧张关系有所缓解。同时,虽然美国官方多次声称将制裁并惩罚叙利亚,但美国政府在10月之前并未做出最后决定。与近代以来大多数国家的内战相似,2011年持续至今的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内战”,始终存留着浓厚的大国博弈色彩。政府与反对派均致力于寻求国际社会,尤其是大国的支持。美、俄在叙利亚的博弈,尤其引人注目。2010年5月,俄总统梅德韦杰夫访叙,与叙利亚政府签订了多项经济、军事合作合同和协议,并计划帮叙建立一个核反应堆;叙的武器装备一直依赖从俄进口,塔尔图斯港是俄海军在除独联体国家以外唯一的军事基地,可以为在地中海执行任务的俄军舰提供维修和补给服务。总而言之,叙利亚对于保持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至为重要。叙政府为寻求俄国的支持与保护,亦不惜代价,2008年,阿萨德访问莫斯科时曾主动示好,表示原则上愿意接受在本国部署俄反导导弹。尽管俄罗斯态度不置可否,但叙俄关系越走越近,与叙美关系日趋恶化,已表现得相当明显。来源:澎湃新闻、海外网、人民日报、 21财闻汇、腾讯新闻、光明网